书法章法的几种关系

  • 发布时间: 2018-7-6 10:49:33
分享到:


一、前与后:意为作书前即应考虑通篇的章法。“夫欲书者,先乾研墨,凝神静思,预想字形大小、偃仰、平直、振动,令筋脉相连,意在笔前,然后作字。”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作书前先考虑章法。唐代书法家徐王寿说:“夫欲书先当想,看所书一纸之中是何词句,言语多少,及纸色目,相称以何等书令与书体相合,或真或行或草,与纸相当。然意在笔前,笔居心后,皆须存用笔法。想有难书之字,预于心中布置,然后下笔,自然容与徘徊,意态雄逸。不得临时无法,任笔所成”笔者刚学书法时,不懂章法,任笔纵横,心中无数,结果写成的字幅,不是前松后紧,就是前紧后松。后来采取先写小样数次,琢磨思考字的大小、笔画粗细、全篇分几行、每行大体上写多少字、天地如何留白、落款和印章如何安排,然后才在大幅宣纸上书写,这样在章法上就可以避免出大的毛病。


二、行与列:直排叫“行”,横排叫“列”。草书是生动活泼、变化多端的书体,要求章法上有行无列,即竖看成行,横看无列。正如唐代大诗人李白形容怀素狂草的诗句那样:“恍恍如闻神鬼惊,时时只见龙蛇走。左盘右蹙如惊电,状如楚汉相攻战。”

三、疏与密:草书满纸云烟,如夏云多奇峰。章法上应富于变化,有疏有密。清代书法家邓石如说得好:“疏处可以走马,密处不使透风。”当然,这是形象夸张的说法,疏与密也应有变。


四、黑与白:有墨处是黑,无墨处是空白。黑与白的关系,也是实与虚的关系。邓石如强调“知白当黑,奇趣乃出”。现代草书大家林散之在《自序》中说:“古人重实处,犹重虚处;重黑处,犹重白处。”他从老师黄宾虹学到好经验,善于处理草书中黑与白的关系,并写出以下诗句:“守黑方知白可贵,能繁始悟简之真。”记得在一次书画大展中,我看到一幅草书,写得密密麻麻,全篇挤得满满的,很少空隙,使人看了透不过气来,这就是黑与白的关系处理失当了。

五、动与静:流动、跳动、飞动,草书从章法上看,动感极强。“张旭三杯草圣传,脱帽露顶王公前,挥毫落纸如云烟”,这是杜甫称赞张旭狂草的动感。“笔下唯看激电流,字成只畏盘龙走”,这是我们在欣赏怀素《自叙帖》是的动感。在观摩书法大展中,好的草书作品,往往使人感到它不是静止的平面,而是飞动的立体。有如大江东去,惊涛骇浪,排山倒海,势不可当;又如千军万马,驰骋疆场,冲锋陷阵,挥舞刀枪。这种动感来之于作者善于构思章法,做到正偏和谐、上下贯通、左右交错、前后呼应、大小搭配、长短相济,组成了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。


六、美与丑:中国书法是举世无双的绝妙艺术,欣赏书法是一种艺术美的享受。宋代文学家苏轼有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的名句,可以化用一下来形容书法:“从来佳书似佳人。”于右任整理标准草书时提出的四个原则之一就是“美丽”。一幅好的草书作品,令人百看不厌,流连忘返,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从章法上看很美。欣赏书法犹如赏花。花有盛开、半开、未开,有向上、向下、向左、向右,这正如书法中字有大有小、笔画有粗有细、墨色有浓有淡,令人看后有和谐的美感。如果章法处理失当,那就显得丑陋了。









人物画基础学习 国画基础班 山水画高级研修班 传统山水研修班 人物高研班
张旭书法学习 行书结构班学习 楷书结构班学习 书法创作精英班 怀素学习
王铎学习 国画职业教育 书法大专 王羲之学习 书法高研
隶书学习 书法职业教育 魏碑学习 行书单科 楷书单科